江西萍乡拆迁窝案9干部获刑 虚报面积套百万补偿
2014-04-16 08:57:14   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0

分享到: 收藏
  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下埠镇素以傩文化而著称,这里保留了古代傩艺的原始形态,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活化石”。

  下埠镇也是全国闻名的陶瓷工业基地。2006年,湘东区政府决定在此成立陶瓷工业园,并大量征地。为此,工业园与当地镇政府及村委会成立了征地、拆迁领导工作小组,其工作流程是:工业园派出人员负责对所征地进行登记,登记后将被征地村民签字后的征地协议送工业园领导签字;镇政府派出人员负责丈量土地面积;村干部负责协调与拆迁户的关系,确认被征地界限等数据,协助丈量土地面积。

  就在园区建设如火如荼进行之时,看似分工明确、程序严谨的征地拆迁工作,却被一群“有心”之人发现了其中的漏洞——工业园干部、政府工作人员、村干部三方勾结,虚报征地面积,套取征地补偿款100余万元。

  在此次征地拆迁过程中,共查处相关干部9人,其中4人被法院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5人被法院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这起案件并非孤例。近日,湘东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向《法制日报》记者独家披露了征地拆迁中的贪腐众生相,揭开了“傩面具”下贪腐村官的真实面目。

  “泼辣能干”的女村主任

  王述南在下埠镇大陂村工作了二十几年,先后担任村妇女主任、会计、副书记、村主任兼报账员,给人的印象是“作风泼辣、胆大能干”。

  2009年4月,萍乡市陶瓷工业园在大陂村征地拆迁。根据安排,大陂村原村副主任施斌昌负责协助开展征地拆迁工作,王述南及其他村干部负责协助进行丈量土地、签订协议等工作。

  同年4月的一天,王述南等人与工业园派出的张芝国、下埠镇派出的镇长助理雍刚一起,在该村毛干组丈量土地。王述南将施斌昌拉到一边说虚报一块山岭,弄点钱花。施当即同意。

  王述南随即找到时任村书记李放春,说了虚报征地面积一事,并称与工业园和镇政府负责征地的人员已经沟通好了。李放春马上表示同意。

  随后,王述南又找到雍刚,将此事说明,并说已和施斌昌、李放春沟通好了。雍刚考虑了一会儿称,只要前期工作做好了,他到时去丈量土地并签字就可以了。

  几个人串通好后,施斌昌即带着张芝国、雍刚到商量好的大陂村与光华村交界处去丈量土地,实际征地面积为8.896亩,但在上报材料时,征地面积却填成了103.896亩。

  很快,虚报土地的补偿款11.8万余元就轻易到手。雍刚、李放春、王述南、施斌昌各分得2万元至3万元不等。

  就在4人为套取的钱顺利到手而沾沾自喜时,湘东区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并对此案立案调查。听到风声后,王述南当即与李放春商议将这些会计账簿销毁,并指使其妹妹王爱兰将会计账簿转移并烧毁。

  2013年10月25日,王述南因犯贪污罪、故意毁坏会计账簿、会计凭证罪,数罪并罚,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7万元,罚金3万元;施斌昌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7万元;李放春因犯贪污罪、故意毁坏会计账簿、会计凭证罪,但有自首情节,数罪并罚,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罚金3万元;雍刚因犯贪污罪,但有自首情节,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王爱兰犯故意毁坏会计账簿、会计凭证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万元。

  让人心痛的年轻干部

  与大陂村王述南等人的犯罪相比,年轻干部胡迪与下埠镇杞木村原村副主任王启云、杞木村龙形湾组小组长李晓芳一起虚报征地套取补偿款的犯罪手段更为简单。

  胡迪,1981年出生,在单位连续多年年度考核优秀,案发时已任湘东区某镇创建办主任。其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为其治疗已花费大量金钱。

  2010年7月,胡迪被工业园委派到杞木村开展征地工作,负责登记土地数量和签订协议等。李晓芳提议签订一份虚假征地协议套取补偿款,王启云、胡迪均表示同意,并虚构了征用李晓芳土地62亩的协议,由胡迪将这份协议与其他征地协议一起,送往工业园按正常征地程序办理手续,套取征地补偿款7万余元。李晓芳将这笔钱取出后自己分得1.6万元,胡迪分得2.8万元,王启云分得2.2万元,剩余的钱三人用于吃喝等花费。

  尝到了这次甜头后,胡迪想到自己的儿子治病要花很多钱,而通过虚报征地面积能这么简单地就套取大笔补偿款,便开始了疯狂的套取之路。

    从7月7日到8月6日,胡迪伙同王启云以不同人的名义签订虚假征地协议5份,共虚报征地面积88.2亩,套取征地补偿款10万余元,其中胡迪分得4万元,王启云分得5.9万余元。

  同年8月11日,胡迪又通过以村民何建花的名义签订虚假征地协议,虚报征地面积22.8亩,套取补偿款2.59万余元,并将其中的2.2万元据为己有。

  2013年8月8日,胡迪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王启云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李晓芳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胡迪三人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3年12月10日,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不住诱惑的管委会干部

  张洪,1974年生,案发时任萍乡市陶瓷产业基地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按常理,以张洪这个年龄,如果不出事的话,仕途上还有更多的升迁机会。因为没有经住一时诱惑,沦为阶下囚。

  2006年7月,张洪受萍乡市陶瓷工业园委派负责杞木村铁冲片区的征地工作,杞木村则由该村的村副主任张金明负责协助。

  2006年10月的一天,张洪和张金明在老铁冲村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休息时,张金明对张某林说:“张主任,征地工作很辛苦,我们天天这么累,能不能搞点经费用用?”

  张洪听后犹豫着,没有说话。这时,张金明又说:“我是下山咀组组长,以下山咀组的名义搞点钱,不会有什么问题。到时钱是打在我的账上,我在组上做好账就没事。”张洪听后点点头:“只要安全,就可以。”

  随后的一天,张洪在张金明办公室拿出一份空白征地协议,填写了41.58亩的征地土地,并由张金明在被征地人处以山咀组组长的名义签上自己的名字,同时为了领款的时候不使人产生怀疑,张金明还在被征地人处签了一个“张明光”的名字,张洪则在工业园方处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份协议由张洪和其他征地协议一起送到工业园按正常的征地程序办理相关手续后,很快就领取到了补偿款4.74万元。

  张金明并没有因此满足。2006年10月28日,同样是在老铁冲村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张金明对张洪说:“我有个玩得很好的朋友张增游,他在余家坡有块土地要被征收,我们可以以张增游的名义增加点被征收的土地面积,搞点工作费。”

  张洪当时又犹豫了,没有说话。张金明看到他不同意,又说:“我和他玩得很好,他这个人也很老实,且经常在外面做事,只要我和他说好就没有任何问题。”张洪听后,就答应了。

  张增游确实有块土地要被征收,面积8.08亩。签订征订协议时,张金明并没有和张增游说增加土地面积的事,私自将征地面积改为28.08亩,且没有把协议给张增游细看,直接将协议的签字页给张增游签字。

  签完后的协议,照样由张洪签字后送往工业园办理相关手续。工业园将28.08亩征地的补偿款打入张增游的银行账户后,张金明才告诉张增游,有村里其他人的补偿款2.28万元也打入了他的账户,要张增游取出后拿给他。张金明将这次套取的2.28万元以及之前套取的4.74万元全部取出,分了3.5万元给张洪,自己则留下3.52万元。

  2013年11月25日,张洪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7万元;张金明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没收财产人民币8万元。(记者 黄辉 通讯员 熊亮 钟萍)

  说“法” 预防村干部贪腐须加强法制教育

  法制观念淡薄,拜金思想浓厚,是村官犯罪形成的主观原因;权力相当集中,监督出现“真空”,是村官犯罪形成的客观原因。预防职务犯罪,加强法制教育是前提。通过加强村干部的思想、法制、纪律方面的学习教育,提高他们自身的素质;其次,对权力加强监督。要建立起严密的监督制度体系,遇事有章可循用制度管人管事,构筑起严密的制度防线。(廉颖婷)

  链接

  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东湖镇祠台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党支部宣传委员合伙虚增套取征地补偿款9万元进行私分,还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3万元。2013年1月,连江县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以上人员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至有期徒刑2年1个月缓刑3年不等的刑期。2007年以来,连江县人民政府成立福州西绕城高速公路(连江段)建设指挥部,负责连江路段建设中的征地、协调工作。时任连江县东湖镇祠台村党支部书记江某弟,伙同村委会主任黄某清、村出纳张某福、村宣传委员江某发共谋在西绕城征地项目福建路桥公司对祠台村村民的土地征用补偿过程中,利用对土地征用补偿款进行多次虚增、套取,共虚增套取征地补偿款9万元,并予以私分。

上一篇:中央巡视组震动江西萍乡官场 政商两界气氛紧张
下一篇:湘东警方查获3公斤冰毒